东方雨虹四处漏雨
发布时间: 2023-12-18 栏目:国标II型SBS弹性体改性沥青防水卷材

  素有“防水茅”之称的东方雨虹,在4月21日发布2023年一季度业绩预告。根据预告,其2023年第一季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3.65亿元至3.97亿元,同比增长15%至25%。

  但其实东方雨虹以往对于一季度业绩预告的发布并不十分看重。过去十年来都极少发布,更显得这次积极的发布不太寻常。尤其是,此次一季度业绩预告距离2022年年度业绩报告相距仅仅一周的时间。

  究其原因,大概是东方雨虹本身也感觉自己的年报有些“水”,急需一个好消息来“冲冲喜”。年报多个方面数据显示,东方雨虹2022年实现营业收入312.14亿元,同比下降2.2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1.2亿元,同比下降49.57%。

  这个成绩单,对那些年不知负增长为何物的东方雨虹来说,绝大多数都是极少出现的极端事件。从长期业绩走势来看,这是东方雨虹近十年首次营业收入发生同比下降,营业收入增速第二次低于双位数。而在此前的九年里,东方雨虹平均增速超过30%。

  同时,这也是东方雨虹十年来净利润和扣非净利润首次发生下降。在此之前的九年间,东方雨虹净利润平均增速超过42%,且同比增速从未低于20%。扣非净利润前九年平均增速超过44%。

  27年前,因为住房漏水久修无果,东方雨虹创始人李卫国发现了商机。于是他放下了铁饭碗,投身防水行业之中。

  之后东方雨虹深度涉足各类建设业务,靠着房地产行业的蓬勃,东方雨虹加快速度进行发展。尤其因为承接水立方、鸟巢的防水工程而声名鹊起。

  在企查查搜索名称、营业范围和企业介绍带“防水材料”关键词,结果共有250万条之多。而其中,超过200万条都是在10年之内的企业信息。

  可以说,不论是东方雨虹,还是整个中国的防水行业,都是伴随着房地产的黄金时期发展起来的产业链条。

  2010年,东方雨虹营收进入10亿级别以后,李卫国开始大力开发地产大客户。2011年,万科成为东方雨虹第一大客户,并且超过后4大客户之和。恒大、龙湖、华夏幸福等头部地产商,也都成为东方雨虹的“座上宾”。

  2012年,东方雨虹前5大客户中有4家是房地产企业。2013年,前5大客户则全部变成地产企业。

  那个全国经济都被房地产加持的时期,东方雨虹扶摇而上。据中国建筑防水协会数据,截至2021年末中国规模以上防水公司数共计839家,其中东方雨虹龙头地位稳定,以近20%的市占率稳居行业首位。

  基于如此强势表现带来了股价的优秀表现,东方雨虹因此被市场称之为“防水茅”。李卫国则成了中国建材行业的领军人物。

  2008年上市之时,东方雨虹的发行价格为17.33元/股,其市值为9.18亿元。到2023年4月19日,东方雨虹收盘市值为794.58亿元。15年累计增长约85.56倍。

  长期看,其成长性相当的好。不过在近两年来看,东方雨虹遭遇的却是急速下坠。2021年6月,东方雨虹市值达到1618.89亿元,成为迄今为止的顶点。此后市值不断缩水,到目前跌幅已超50%。

  业绩和股价的“戴维斯双杀”背后,是防水行业和房地产的联系实在是太过于紧密。

  我国防水行业市场以新开工建筑需求为主,占比达到70%左右。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22年中国房屋新开工面积120587万平方米,下降39.4%。这直接压缩了防水行业的市场空间和生存空间。

  再加上上游原材料高位运行,叠加三年疫情搅局,各防水企业利润承压,终于在2022年集中爆发,大小公司均被波及。

  不光东方雨虹,其他几家防水行业上市企业,业绩几乎都遭遇了大幅度地下跌。比如行业老二科顺股份在2022年前三季度净利润和扣非净利润分别下滑超过60%和70%。

  作为防水行业的巨无霸,东方雨虹在充分享受行业红利之后,也不得不面对更为艰难的“急刹车”时代。

  利润和市值的下跌都不是凭空出现。今年以来,东方雨虹在高速飞驰了多年之后的大船急刹,早有预兆。

  2022年一季度,东方雨虹业绩增速就产生了一下子就下降,上半年慢慢的开始净利润下降。再经过下半年的持续恶化,终于交出了十年最差答卷。

  从产品角度来看,2022年,东方雨虹营业收入下降大多数来源于防水卷材收入的下降。报告期内,占营收比39.97%的防水卷材收入124.77亿元,同比下降20.36%。

  相对于营收的下降,成本又处于一直上升阶段。近五年来,有4年的成本上涨的速度要高于营业收入的上涨的速度。从长期趋势看,东方雨虹成本增长压力仍然存在。

  2022年报告期内,东方雨虹实现经营成本231.71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4.45%。根据年报显示,主要系报告期沥青等大宗原材料价格持续大面积上涨,导致经营成本有所上升。

  东方雨虹在2017、2018 、2021年都产生过经营成本猛地增加的情况,有必要注意一下的是,前几年的经营成本伴随了同等规模出售的收益的增加,只有2022年是成本上升伴随了营收减少。

  2022年,东方雨虹的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仅为6.54亿元,同比下滑 84.11%。这也导致了企业的现金流量比率(企业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与流动负债的比值,是衡量企业短期偿还债务的能力的重要指标)仅为0.03%,为五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此外,2022年东方雨虹的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47.29亿元,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0.29亿元,均无法给公司可以提供有力的现金支撑。

  2021年,东方雨虹应收账款和应收票据的综合部分首次超过100亿元。2022年,这部分数据不降反升,仅应收账款部分就首次超过百亿。过去五年期间,东方雨虹的应收账款占流动资产比重保持在24%以上,2022年大幅度的提高到33.63%。

  不断升高的应收账款意味着即便是纸面上已经挣到的钱,能不能全都到账仍是未知数。这并非危言耸听,而是已发生的事情。

  公告显示,截至2022年底,东方雨虹公司应收账款与合同资产余额合计151.15亿元,应收账款坏账准备与合同资产减值准备余额合计 13.91 亿元,达到了有史以来的最高纪录。

  去年下半年,面对业绩压力,李卫国坦言东方雨虹受房地产行业下行的冲击,现在遇到了困难,并制定了一系列措施。

  比如培育做大第二极业务。东方雨虹防水涂料业务板块成长迅速,去年和防水卷材营业占比相差将近20%,到今年相差只有不足5%。

  根据近十年年报显示,防水卷材收入增长率为473.13%,而防水涂料的十年增长率则高达984.35%,成为业务板块内成长性最为强劲的潜力股。

  此外,东方雨虹选择发展工业建筑、能源建设、轨道交通、民生工程等非房业务,极力摆脱房地产客户依赖,以减缓房地产业务对企业的影响,也取得了显著的成效。比如,2022年东方雨虹前五客户占比为8.62%,多年来首次低于10%。

  2022年,东方雨虹还继续加大C端业务,减少对B端的依赖。其中民建集团聚焦防水防潮系统和铺贴美缝系统的双主业发展的策略,加速提升瓷砖胶、美缝剂双品类市场占有率,孵化培育腻子粉、加固剂等墙辅材料及胶类、管业等新品类。

  无奈船大难掉头,这些动作足够积极,但都还未能彻底扭转不利局面。防水涂料、防水工程及材料销售都不同程度地取得增长,但这些增长相比起房地产市场低迷造成的防水卷材的下滑,还是略少了。

  而且一些管理问题在快速地发展期时可能会被忽略,可在困难时期,便都暴露了出来。为了应对困难,东方雨虹进行了有史以来的规模最大裁员。根据年报显示,2022年报告期末在职员工的数量合计12590人,较2021年减少超过千人。

  但是年报显示,报告期公司销售费用26.58亿元,较上年同期增加19.84%,主要系职工薪酬、广宣费和咨询费等增加所致;管理费用17.95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9.14%,主要系职工薪酬、咨询费等增加所致。

  对于未来的发展,李卫国有两个目标:一是“争取做到2000亿人民币市值”;二是2023年实现20%的收入增长,70%的利润增长,55亿的净利润。

  在行业掉头向下的当口,领军人物保持乐观的心态,相当于给行业的发展注入了信心。不过面对问题重重的地产行业,行业内的企业家、投资者、从业者们,也只能暂时先接受这屋漏偏逢连夜雨的境地了。

  财经号声明:本文由入驻中金在线财经号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中金在线立场。仅供读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同时提醒网友提高风险意识,请勿私下汇款给自媒体作者,避免造成金钱损失,风险自负。如有文章和图片作品版权及别的问题,请联系本站。客服咨询电线

  您还需要支付0元我已阅读《增值服务协议》确认打赏1鲜花=0.1块钱=1金币打赏无悔,概不退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