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佳琦怼网友底气来源于“已经是资本了”?名下关联19家企业曾自曝月入七位数
发布时间: 2023-12-21 栏目:国标I型SBS弹性体改性沥青防水卷材

  9月11日凌晨1点多,李佳琦就直播间“怼网友”在微博发文道歉,“我本就是一个彩妆柜台销售员,深知大家的工作都是辛苦和不容易的。我说的话辜负了你们的期望,真的很抱歉。”

  李佳琦道歉后评论区大翻车,截至11日14时许,其微博粉丝已从3043.5万掉至2976.9万,累计掉粉超66万;有媒体调查问卷了2.7万名网友后表示,有17%的网上的朋友表示不会再看他的直播了;更有网友质疑其“已经是资本了”。

  据媒体报道,近日,李佳琦在直播活动中介绍79元一支的花西子眉笔时,看到有网友留言说越来越贵了,他反问:“哪里贵了?这么多年都是这样的价格,不要睁着眼睛乱说,国货品牌很难的......哪里贵了?”随后,李佳琦又说:“有些时候找找自己原因,这么多年了工资涨没涨,有没有认真工作?”因为后面这句话,引发了网友热议。不少网上的朋友表示,“普通人挣钱真的很辛苦,并不像头部网红来钱这么快。”9月10日下午,“李佳琦带货怼网友”“李佳琦 花西子”这两个话题冲上热搜。

  对此,有媒体调查问卷了2.7万名网友后表示,有43%的网友觉得李佳琦说出不当言论,是他内心的线%的网友认为李佳琦不尊重消费者,应该道歉反思;有17%的网上的朋友表示不会再看他的直播了;有21%的网上的朋友表示哪里便宜就会在哪买。而有近六成的网上的朋友表示已经记不清李佳琦了,对其不感兴趣。

  公开资料显示,李佳琦1992年10月出生,电商主播,美妆达人,外号“口红一哥”。李佳琦曾于2018年9月成功挑战“30秒涂口红最多人数”的吉尼斯世界纪录,成为涂口红的世界纪录保持者。

  此前据山西晚报报道,大数据交易买卖平台数据宝统计显示2019年李佳琦赚了将近2亿元;另据新华网2020年3月报道,2019年李佳琦曾在节目中自曝月入七位数。据@大湾区视频 报道,在“2021年度中国(大陆地区)网络主播年度净收入百强榜”中,李佳琦以年度净收入18.553亿元高居榜首。

  据天眼查APP示,目前李佳琦名下共关联19家企业,均为存续状态,包括宁波镁麒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上海李佳琦文化传媒工作室、上海人间唢呐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等,其中,由其个人独资的工作室、由其持股99%的企业各有6家。目前,李佳琦的商业版图涉及电子商务、文化传媒、网络科技、管理咨询等。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7月以来,李佳琦和母亲已共同成立了上海愚安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上海琦焜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上海琦锐新媒体科技有限公司3家公司,其中,上海愚安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还投资成立了上海奈犇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其法定代表人为李佳琦母亲李文利。

  据了解,在懂美妆的专业能力之外,李佳琦一直凭借“敢说敢怼”出名,也凭借性格特色吸粉无数。此前,他喊话兰蔻、百雀羚、欧莱雅、玉泽等品牌的事件也都成为舆论焦点,那时候他还是和品牌谈判、争取最好机制的消费者发声筒和代言人。

  不过,早在2019年,李佳琦讲解一款“又便宜又实用”的不粘锅时,就出过直播事故。当时,付鹏在一旁演示煎鸡蛋,没想到现场翻车,凝固的鸡蛋处处粘锅。随后李佳琦赶来救场,连说它是不粘的不粘锅,仍未化解尴尬局面。李佳琦还曾因带货阳澄湖大闸蟹,被质疑“货不对板”。本次事件引发了诸多新闻媒体报道,但忠实粉丝并未因此远离其直播间。

  在产品事故之外,李佳琦曾在杨幂来直播间时,发言不当,引发了粉丝和部分女性用户的不满,当时李佳琦的名字也曾在微博热搜上盘旋不下,随着其直播间出现“新梗”,这件事渐渐被遗忘。为什么以前容易被原谅的李佳琦,这次引发众怒后却难以灭火?

  据新华报业网报道,以前的李佳琦在推荐产品时会说“猪猪女孩们,这个大碗又便宜”,会说“学生美眉如果觉得贵我们还有别的,也很好,价格更划算”,会说“我就是要给你们拿到最低折扣”,会说“大家按照自己的消费能力,理性消费”.....据此前企业家杂志介绍,早期直播时,李佳琦风格很犀利,直播间里评价产品时,会直言不讳地说某某大牌使用感受不好。后来逐渐走红,李佳琦学会了收敛。

  此次直播间“怼网友”事件发生后,新华报业网引用了部分网友的留言:“你挣着普通人的钱,到头来嘲讽普通人贫穷”“是,当老板了,有点看不上打工人了”“在天上太久是会飘的”“混得风声水起就脱离群众了”“何不食肉糜”.....尽管今天凌晨,李佳琦在微博发文道歉了,但是网友们并不买账,评论区一片声讨,纷纷取关,截至11日14时许,其微博粉丝已从3043.5万掉至2976.9万,累计掉粉超66万。

  浏览互联网及有关报道能够正常的看到,在李佳琦直播风格转变的背后,其实是他作为顶流光环的褪色。

  今年618,淘宝直播多个方面数据显示,预售首日,李佳琦直播间累计上架338个单品链接,GMV达49.77亿元,同比增长21.4%。

  但光环也开始褪色。比如预售当天,直播间观众的热情出现了颓势,人数破千万的时间推迟到了8点左右;往年上架就被抢空的美妆产品,到晚上11点也只有3个售罄。更直观的趋势表现在数据上,今年直播电商总销售额1844亿元,同比增长27.6%,已超越了李佳琦的增速。

  上海财经大学电子商务研究所执行所长崔丽丽教授曾表示,如今的主播领域不再是顶流的二分天下,而是冒出了一批以东方甄选为代表的,具有自身内容特色、客群特点和产品品类的相对“小而美” 的头部主播。应该说,行业进入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百花齐放”的阶段。

  另一方面,随着几大头部主播相继淡出直播间,主播与直播平台、主播与品牌方的关系也发生了一连串的微妙改变。

  在直播电商发展初期,“携流量以令诸侯”的头部主播一度站在食物链顶端,面对平台、品牌和MCN机构都有较大话语权。但随着行业的持续不断的发展,依靠个人IP效应的模式已经逐渐消退,最为核心的能力终将落脚于供应链管理能力本身。头部主播的接连退场,正是一个彻底改变的契机。

  崔丽丽指出,平台会鼓励主播的多样化,通过一些流量策略发现和树立一些新风格的主播,也会某些特定的程度上调整策略防止流量马太效应的出现。

  品牌也比以往更加理性地看待明星主播带货。“头部主播常常要较大投入,但我们坚信用钱买来的流量绝对不长久,核心流量还是要把握在自己手中,才能在不确定的市场上稳扎稳打。”某品牌方的市场负责人表示。

  上游新闻综合自 新华报业网、21世纪商业评论、广州日报、中国企业家杂志等 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