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年初一男子家中暖气漏水上门维修师傅要价700元:刚打麻将输了这么多钱
发布时间: 2024-02-28 栏目:国标I型SBS弹性体改性沥青防水卷材

  原标题:大年初一男子家中暖气漏水,上门维修师傅要价700元:刚打麻将输了这么多钱

  大年初一男子家中暖气漏水,上门维修师傅要价700元:刚打麻将输了这么多钱

  郑州市民宋先生近日致电记者,说他大年初六从老家赶回郑州,在东区一家汽车装饰店洗车,店老板称春节期间洗车每辆100元,理由是还没过完春节长假。而宋先生认为传统意义上过罢正月初五,就是俗称的“破五”,已经算过完春节了,商家不应该再坚持涨价了。无独有偶,郑州市民刘先生和记者说,他是春节前的元月30日(农历腊月二十八),在郑州华山路芝麻街一带洗的车,“差一天还没到春节就涨价了,洗一辆车收费80块。这事儿是不是该有人管管?”

  众所周知,每逢“春节期间”,洗车、理发、家具家电维修等服务行业顺势涨价司空见惯。那么问题来了,“春节期间”究竟该从哪一天算起,又该到哪一天算完?

  郑州市民崔先生前年秋天在汝河路嵩山路附近一家小区,买了一套90多平方米的新房,因为平时工作比较忙,当年花费了三四个月的时间装修,找的是专业的装修公司。为了家人的健康,新房通风了好一段时间,当年也没有入住试暖气,直到去年夏初才搬家。

  崔先生说,他装修房子时并没有改装地暖,只是增加了两三组暖气片。今年供暖后,起初表现正常,不料元月31日农历除夕,客厅里最大的一组暖气片下方管道阀门接口处,出现了漏水。

  “还是我老婆拖地时候发现的,是装房子时候加装的暖气片。刚开始漏得不厉害,我就先用毛巾垫着,然后给装修公司的人打电话,他们说已经放假了,节后上班了再处理。”崔先生说,到了当天晚上,漏水情况开始加剧,他就用洗脸盘接水,一晚上接了三四盆,搞得也没休息好。大年初一一大早,崔先生再次致电装修公司,“装修公司的人说让我先自行处理,也就是几十块钱的事儿。”

  于是春节当天上午,崔先生就开始”扫街“找修理工,“卖五金水暖的门店,还有装修市场都关门了,开车跑遍了半个郑州,也没找到一家。没办法我就在网上找,都说春节放假不干活。”崔先生说,到中午的时候,漏水情况更厉害,不到半个小时就能接一盆,没办法,他只好到电井房切断了供暖。

  为了不挨冻,崔先生又在网上找门路,当天下午,终于有维修师傅表示愿意上门维修,但报价是700元。“我当时一听就傻了,放在平时不会超过50块钱,我就问他就算双倍收费也不会超过100块,大年初一最多200块钱也就顶天了,凭啥张口就要价700。师傅说他刚打麻将输了700,一句话还把我逗乐了。”

  无奈之下,崔先生又致电装修公司工作人员说明情况,还通过微信发了照片佐证。“解释了半天,装修公司的说,他们最多出到300元,不然就等到春节假期后。”

  “大过年的没暖气,晚上差点冻感冒。”“冷酷”的现实深刻教育了崔先生,次日一早,崔先生致电维修工表示接受,但是也希望对方多少拿出点“人道主义精神”。对方也许是被崔先生的真情深感打动,表示愿意让价到500元。成交。

  “整个维修包括试水试压过程不超过15分钟,就是把管子截一断,用热熔器把管子热一下,再接一下。维修费估计能买他几十套设备和材料。”崔先生说,他让维修工和装修公司的人现场视频,最终,装修公司微信打了300元,他自己出了200元,总算把这事搞掂,过了个暖暖呵呵的假期。

  崔先生对自己的这次经历并未表现出更大不满,他觉得维修工大年初二能登门开工,已经算自己万幸了。

  ”好在有装修公司也愿意出一部分。我虽然觉得冤了点,但钱不多,心里还能接受。“崔先生说,一到春节,服务业就变成了卖方市场,有些条件再苛刻,不接受也没办法。

  “过春节,主要是心情得保持好,有些涨价我觉得也无可厚非,只要不是太离谱。”家住郑州棉纺路的市民安先生说,从头年腊月二十三开始,他家附近街面的理发店普遍开始涨价,“我家小孩5岁,腊月二十七带他去街上理发,开口要50块钱,比我的都贵。”

  好在安先生所在的小区里有一家个体家庭式理发店,老板在自己家里营业,平时收费也不高:男士吹剪洗7块,女士洗染烫最高40块。春节期间虽说也涨了价,但还能接受,只要不是特别的条件的发型,男士和小孩一律15元,女士染烫发则没涨价。

  从业20多年的理发师张玉女士和记者说,每年从春节前20天左右,便迎来了理发行业的“黄金时段”,大部分同行都会乘势涨价,越是临近春节,价格涨得越高。这好像慢慢的变成了不成文的规则,大多消费的人在这样一个时间段也会主动询问价格。

  张老师说,春节理发涨价,主要是针对男士和小孩子,大多数都会涨价一倍左右,小孩子更离谱,要六七十的也有。这跟“二月二剃龙头”还不一样,那只是一天时间,成不了气候。而正常的情况下,过罢春节复工后,理发就恢复了原价。

  比起崔先生家里的突发状况,以及理发行业较为固定的期限涨价,春节期间汽修和洗车行业涨价,更显得五花八门。

  2月8日上午,家住郑州东区的宋先生打电话和记者说,他是正月初六从老家回的郑州,当天在他家附近洗车行洗车,花了100元。“我觉得已经‘破五’了,春节就算过完了,不应该再涨价了,结果对方说不过完正月十五就不算过完年,都属于‘春节期间’。”2月8日上午,宋先生还顺道跑到那家洗车行看了看,结果发现还没回到正常状态价位,“按说正月初七已经过完了国家法定假期,街上店铺也陆续开工,洗车行仍然坚持洗一次车100元,就不对了。我觉得应该管管这种乱涨价的情况。”

  2月8日下午,记者在郑州兴华街一家节后开门的汽修店,见到了正在洗车的市民刘先生。

  “这儿洗车没涨价,老板比较实在。”刘先生驾驶的是黑色“大奔”,他说节前节后一共洗了三次车,节前腊月二十八在华山路芝麻街附近洗车,“那条街上洗车店很多,一般洗一次都是80、100,最高的要到120。还没放假就涨了,正月初三我在东区还洗过一次,张嘴就要200,最后还到160。”

  去年除夕他开车回老家,途径新郑龙湖镇发现后右轮车胎瘪了,“我跑遍了龙湖镇,没一家修车店开门,最后在比较偏一点的小乔村附近发现一家,检查是轮胎扎钉子漏气,老板开口补胎就要120块,我说平时三四十块钱的事儿,不要太黑了。人家态度也很硬,‘爱补不补’。”

  汽修店老板赵先生和记者说,他的店正月初一打烊,正月初六开门,洗车修车的价格都没涨,小轿车洗一次40元,SUV洗一次50元。之所以没涨价,是因为“附近大多是老客户,而且临近修车洗车的店面比较多,不能为了眼前一点小利,坏了老交情。”

  至于“春节期间”的概念,赵老板说“这个起止时间还真不好确定。现在干哪一行都不容易,特别是今年门店受疫情的影响比较大,春节前生意都一般,每个从业者的心态都不一样,有些人可能想趁机赚一把回家过个肥年,有些人想着巩固客户群把生意做大,也有人可能就不想干了。心态不一样,经营的手段就会不一样。”

  郑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工作人员袁辉女士和记者说,每年春节前夕,随市场空前活跃,都一定会出现价格持续上涨的情况,正常的情况下,监管部门会依照”市场调节价“ 的有关政策做监督管理。

  ”每年春节前后,市场监督管理局都会收到大量投诉,其中洗车行业最为突出。节前理发行业的投诉也很多,节后对饭店菜品涨价的投诉也有相应增加。对此,监管部门会依法做处理,其中最明显的界定方式,就是看是否提前公示告知消费者。“袁老师说,春节期间商家适度涨价,且提前公示告知了消费者,如果双方都能接受,便属于市场调节价合理范围。如果店家没有提前告知,且强制性收取高价,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则会严厉打击督促整改。而”‘春节期间’这个概念,确实比较笼统,法律上也没有严格界定。一般来说春节过后,后期随市场自身调节,服务行业物价也会回到正常状态水平。“

  河南春屹律师事务所主任张少春律师分析说,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八条“知情权”项:消费者享有知悉其购买、使用的商品或者接受的服务的真实情况的权利。第九条“选择权”项:消费者享有自主选择商品或者服务的权利。返回搜狐,查看更加多